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珠儿线 >

你真的确定吗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子贡问友网

  志摩,你真的确定吗?

  志摩像着了魔一样,急着要和原配离婚,我想他一定是疯了,有句著名的谚语,上帝让谁毁灭,就先让谁疯狂。虽然志摩的内心已经中毒很深,但他的表现却是很淡定的,他像往常一样交朋友,像往常一样写文章,一切好像都很正常,只是内心的小宇宙已经开始酝酿,特别是记忆和现实,恍惚和自我感动,推着他向前走去,慢慢的,他已经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

  志摩在爱情的漩涡中打转,他的徽因从未拒绝过他,要说有,也是那样温情,可能只是一个信件,还保留着对过往记忆的感恩,是呀,从第一次见面,他们就开始燃烧了,现在她已经从一个无知少女,燃烧成为一个境界和思想远超常人的女子,她对志摩是感激的,但她又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志摩对她的好,是无微不至的,但让她感觉很累,她需要的安静,是只有在偶尔的关怀下才有的,所以长时间不见志摩之后,如果再见到他,徽因会无比喜悦,可是这种依赖能维持多久呢?每当她感到疲惫时,对视的时候内心的疑云就升起,她想安静,能想到的就是思成了。

  就是这个互动,早已经决定了他们今生今世不可能在一起。

  志摩和妻子的关系,已经被拉得越来越远了,所谓瓜熟蒂落,他和其他好友的关系,不可能不影响到和妻子的感情,直到他觉得自己对这个曾经熟悉的女子有了一种厌弃感,男人对女人喜欢也好,厌弃也好,患上羊角风应该用什么方法进行治疗呢?总离不开一种责任感,他觉得自己如果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对她不负责任。而去向呢?他何不知道,自己可能空空如也,一无所获。

  志摩决定离婚,他的妻子是很伤痛的,因为她至始至终不能让志摩爱上她,女人在此时此刻会觉得自己是无能的,他觉得自己没有尽上妻子的本分,妻子的本分就是让他安静,让他有家的感觉,家在哪里?心安就是家。

  志摩已经疯了,好友们没有因为他的选择而离弃他,他们为他找女人,希望他走出去,也有很多人反对他,嘲讽他,因为中国上下几千年,这还是头一次,特别是他的老师梁启超,觉得他实在太不负责任了。志摩知道,在他和徽因之间,夹着徽因爱的人,但是他不恨这个人,如果两个人不爱,中间夹的可能是这个人,也可能是那个人,如果真的相爱,那就谁都插不进来。

  决定之后,志摩的心是飘荡的,他只能沉醉于诗歌之中,本来诗歌就是把泥土捏成万物,把痛苦化为甘甜的东西,所以古往今来,诗人这个群体往往越是严酷的,越是难过的,他都愿意去品尝,也因此他们的命运就像断线的风筝,高一下,低一下,而从诗品上来说,还真很少出自不那么疯疯癫癫的人笔下。

  他深知自己的命运,是早已经注定了的,也深知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命运的大手指挥,他就不是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志摩。既然如此,那就和命运好好配合他,干脆淋漓一点也好,大不了……

  志摩并不害怕死亡,他不像哲学家那样对死亡有着深深的敬畏,他倒是养成了放十个月的小孩有癫病能知好了吗弃和破罐子破摔的习惯,他确实不负责任,这个必须承认,他的骨子里无论怎样伪装,都是拈花惹草的,但和其他花间公子不同的是,他经常被花枝上的刺扎到,有的刺是带毒的,这样,他就只能慢慢毒发等死。

  大家邀请他参加一个聚会,在那里他认识了后来的小曼,小曼的名气是他早就知道的,反倒此刻,他显得很安静,小曼也是很安静地看着他,小曼知道此刻面对自己的这个男人有多少人爱慕,也知道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最需要什么,在这种非同寻常的安静中,小曼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慈悲和神圣,让志摩得到了一种不同一般的安慰。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有时只是一个瞬间,一小段时间,就能深深印入内心,所以知道情关难过的人对女人筑起来的堤坝,会让所有妖精不得现出娇媚的神色,这种人叫做开悟,也可以叫做不解风情。小曼的丈夫在她眼里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而在我看来,并没有不解风情的男人,只是他们互动不起来,志趣不同而已,两个人在一起,会有一种紧张感,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解风情”只是她的错觉,或者叫做借口。

  第一次见面,志摩觉得,小曼也是可以的,他没有拒绝的意思,一切过程他似乎都没有参与,只是在众人的推搡和促成下顺其自然地发展。可是当小曼决定主动出击的时候,志摩却只有招架的功夫,谁让你会解风情了?小曼是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一个花招你就得解很长时间,你会解就去解吧,解都解不完,小曼觉得志摩好玩,其实只是志摩生来难以拒绝美*色而已,他会觉得,自己无论如何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不能拒绝这个无辜的女人,所以你情我愿,你来我往,到最后,你娶不娶她,你自己说了算。事情到了这步田地,你作为一个大男人,花也赏了,枝也攀了,这个绣球你接不接?

  于是志摩只得欣欣然地接受大家的厚礼,那边北京的徽因有他的生活,这边自己也不能太冷清,这种对应,似乎是最好的交相辉映,其实志摩心里想的还是徽因。

  婚后,小曼愈加风情万种了,而且还带着志摩去上海滩游玩,小曼那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可惜她不是那种会拒绝的女人,女人的弱点就在此时暴露了,就是自私,这种自私在她身上特别明显,而在志摩前妻身上没有一点痕迹。这意味着志摩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接受,小曼和别人眉来眼去,他需要接受,小曼和别人演人间的活剧,他也得接受,只是自己作为丈夫的身份,真是屡屡受挫,志摩不得不问自己,那我是谁?我是你的什么人?这个问题很重要很重要。小曼就是那种孔子说的“近则不逊,远则怨”的女人,当他觉得不安静的时候,她又会安慰他,只是让志摩觉得非常疲惫,信用这种东西,会透支的,面对一个不真实的人,她的一切好处都会“边际效用递减”,志摩不知道小曼这次对自己好,会用后面怎样的不好来交换,小曼很狡猾,只是志摩想要的爱,却日益萎缩,为了让这朵爱看上去美丽,他只得更加疲惫地去浇灌,否则,他一放手,一夜凋零。

  志摩的不幸,是他最终没有绕出去,他在那天吵架之后,眼睛也被小曼打碎了,穿着破烂的裤子,带着箱子就出去了,可是他的心里还有小曼,这才是最大的不幸。西安唐都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从始至终,他们的婚姻并未得到大家的祝福,如果你知道这一点,就知道他们将归何处了。

  志摩登上了去北平的飞机,是徽因邀请他去听自己的一个建筑学方面的报告,对于徽因,他们的关系一直就是那么清晰和洁净,如今还是如此,志摩

  匆匆忙忙地登上了那万米高空的飞机,那几万米却不能使他觉得畏惧,因为他的心在地球的范围内,仍然是不平静的,虽然飞机在云层中飞翔的时候是平稳的,但他却觉得像在地上的拖拉机,直到他们在济南附近遇到一片浓雾,飞机在浓雾中穿梭,仪器仿佛已经失灵了,飞机甚至看不到地面,也不知道自己的高度,一道火球,一声轰鸣,志摩从天而降,箱子中散落了一幅画,是小曼画的万里江山图。

  许多许多的人听到这个信息,从远方赶来,这件事情的处理是很快的,但影响是很远的,你怎么能相信这样一个活着的时候那么奇特的人会如此奇特地死去?你怎么相信,一个看上去无比坚强的人,会那么脆弱地到了别的世界?你怎么能够相信,这个人如此死去了,他却让那么多人觉得他还活着?

  在世界的眼目中,志摩抛弃自己的妻子,定被抛弃,这是一个很容易解释的结果,而在志摩心里,终于活着的时候那些不自由,那些难以解释的隔阂如今瞬间释然了,人们记住的还是一个纯真,可爱,傻乎乎的志摩。

  志摩,

  如果你知道结果,

  会不会还会如此选择?

上一篇:心态越好,命运就会越好_故事

下一篇:晚清的“条约时代”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