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故割之 >

荒原,永不凋落的记忆(《西南作家文学》杂志征稿)

时间:2020-10-20来源:子贡问友网

【导读】点点的野花点缀其间,细碎瘦弱的花瓣或红或黄,或紫或粉或浅蓝,悄悄隐在杂草和荆棘里,任意铺陈自己那一星半点的亮色。

  走在浮华喧嚣的边缘,一颗驿动散乱的心该去哪里存放安宁?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期待一片属于自己的荒原,用以留存最和最原始的。--题记
  
  一
  
  窗外,是那一片蔚蓝蔚蓝的天,是大朵大朵的流云,静静地在这个的上空游走。
  一扇偌大的落地窗,把外面的与我隔开。我只能透过窗子,张望。
  ,一扇窗,一颗略带灰色的,成孑立的姿势,静候那一米穿透冷色,用温润如玉的暖意,抚平我眉尖的微凉。
  
  习惯了一个人隐在窗棱后面,远眺。放眼望去,小区后面是一块很大的荒地。中,从我搬来这里,一直都是荒废着的。蔓草丛生,枯荣青黄相间,高低错落不等。实际上荒地并不大,占地面积也就是四五百亩的样子,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将它称为荒原。
  
  不知道为什么,寸土寸金的地盘,竟然还容许这样的一块泥地,略显颓败地横亘在高楼林立的繁华闹市之间,静静地彰显着它的灰暗,杂乱和荒凉。
  
  但不去管它罢!因这一块保存完好的荒地,与摩登时尚,霓虹竞烁的城市构成了强烈的对比,那种繁华看尽,却独处一隅的和落寞感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也给人一种上的抚慰。如一位饱历磨难,参透尘世的老者,半眯着,闲憩。
  
  而我们,却能从他每一条纵横的沟壑间,轻易就找出在他身上留下的,那些千疮百孔的印记。也能从他灰白弥长的须发间,洞悉风霜雨雪摧残和衰老的,不过是人的躯体。但饱经世事之后,那低垂的眼帘里闪烁的,那心底流淌的,却是睿智,是淡定!
  
  其实我并没有荒地情结,也并不能从荒地或废墟之间品出多少深邃抑或是生命的和体会,更不能像那样,洋洋洒洒写一篇关于废墟,关于,关于文人和民族之间相互依存的学术性的憾世羊角风发病原因之作来。
  
  我只是觉得,看过太多的喧嚣和闹热,走过太多被水泥封存的坚硬,也见过太多面色一致装潢精美的楼层,反而更那种近乎悲壮,近乎颓靡的东西。而现代化城市繁荣和发展的脚步,已经习惯了把无数的泥土封存,变硬,楼层越来越高,人心越来越远,终于变得冷淡而陌生。那么,还不如去看一块荒地!
  
  也就是这样一块荒地,如一片枯黄的,兀自在半空里飘着,固守的舞台,固守着那一片逝去的美丽,却始终不肯剥离。一半沧桑一半锦瑟,一半荒凉一半浮华,静静地勾描着这个城市的两种不同格调,在低调中却也显出华丽。
  
  二
  
  荒地就这样平静地躺着,迎来每一个日升月落的晨昏,迎来风雨,迎来霜雪,感知每一个季节交替的繁盛。白天,从不吝啬它的和明亮,蹒跚着,一点一点填满每一个阴暗和潮湿的角落。从楼上望去,我甚至可以感知阳光的脚步,是如何轻巧,如何欢快,如何不着痕迹地从荒地头上走过,唤醒那一蓬蓬暗涌的生命。
  
  阳光下的荒地黄绿红紫颜色纷呈。蒿草绿得洗目,而野芦苇却是枯黄灰白,顶着花白头发在荒草里出没。带刺的荆棘佝偻着,远远望去,呈褐抑或褐红色。许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草,或高或低,忽左忽右,或一丛丛一簇簇,颜色深浅不一,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凌乱中却也透出一份随性随心的美。
  
  星星点点的野花点缀其间,细碎瘦弱的花瓣或红或黄,或紫或粉或浅蓝,悄悄隐在杂草和荆棘里,任意铺陈自己那一星半点生命的亮色。如若是成群结队,那就是一片小小的花海了!连视线都被它牵了去,再不肯挪移开。那细小微弱的生命,竟也凝聚如此的美丽和芳华,让人不由得为之深深地和感慨。生命本无贵贱之分,即便是荒郊野地,沙漠冷洲,只要心存和,照样能开出生命之花,成为他人眼中的。
  
  如果是日暮时分,斜阳将尽未尽时,那万道金光均匀地铺洒下来,荒地便显出几分悲壮的辉煌。无限好,只是近,那么,为何不把握好现在,把握住当下,当垂垂老矣之时,不为自己曾经错失的美好和蹉跎过的岁月留下和伤痕。迟日暮,近黄昏,莫道西风,帘卷归无路。
后天癫澜病可以治愈吗   
  升起来了,荒地更显出分外的清幽和冷寂。一层雾霭般的轻纱笼罩着,透出荒远和神秘。
  
  昏黄的路灯下,荒地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而它躲在自己的影子里,地睡去,一些不为人知的心事则隐在暗处,随风曳动。当我望向它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地疑心,那里是不是藏着一些精灵或是魅影,如若走近,会不会让它们惊吓出声?或是它们突兀地出现,反倒是吓我一跳?
  
  三
  
  荒地其实应该算是一个免费的露天游乐场,至少是小昆虫,小动物们栖身的乐园。许多鸟儿都在草丛里安家。白天,总能见到成群结队的小鸟,一忽儿起飞,一忽儿隐没。只听得一阵清脆的啁啾,在你的头顶欢快地鸣唱着;只见得一些花白或黑色的羽翼,轻巧来去,自你的身边一掠而过。晚上,鸟儿们枕着和青草的芬芳,甜甜地入梦,间或一两只受惊,扑棱棱一声,瞬间又恢复。很多个,我都在鸟儿的合唱中醒来,睁眼,如雪的阳光已层层铺满窗台。
  
  如果是夏夜或是秋夜,萤火虫就会提着灯笼,明明灭灭地来回游走,也许是在找蟋蟀聊天,也许是在跟蚂蚁闲谈,也许是在找蟑螂理论,也许是在跟蜗牛斗嘴。对于蜘蛛来说,它认为这一切都显得多余可笑,完全是在浪费,因此它结好一张网,只静静地等候着一只蚊蝇的来临。
  
  屎壳郎有时候会嗡嗡地飞,乱冲乱撞,扰了青蛙和乌鸦的睡眠,于是呱呱声募地响起,吓得它落荒而逃。蜻蜓和最安分最乖巧,敛紧羽翼,毫无声息地隐在叶片或蕊间,只隐约瞧见风姿绰约的身影。蝉在白天叫累了,栖在草丛深处,偶尔会在夜里,吊一嗓子,却沙哑失声,令人莞尔。
  
  晚上还是夜猫狗和老鼠的天下。老鼠鬼鬼祟祟地摸爬滚打,在街边的垃圾桶来回逡巡,然后吱吱有声,有时候是一只,有时候是好几只互相咬着耳朵密谋,然后在荒地间来回奔走出没,快速之至。
  
  夜猫闪着绿光,像的幽灵。隐在草丛内,或嗖地窜上台阶,你只见到一道黑影,倏忽不见,几欲疑似自己看花了眼睛。有时几只碰头后,为了争夺地盘和猎物大打出手,喵地几声惨叫,在里传出很远,很是�}人。流浪狗偶尔会沉着嗓儿童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子低吠几声,那声音里竟然可以听出一些悲凉和,但他们蜷曲的身子毕竟可以偎着草丛取暖。
  
  也许还有黄鼠狼吧,也许还有兔子或刺猬,我甚至,里面有一只比较凶猛的动物,比如狼,比如狮子或是老虎什么的,或许能跟人成为好。但仅仅是不着边际的想象而已,这个文明的城市怎么会容许野蛮和残暴存在于自己的眼皮底下?要真如那样,我们自身的和平和安宁又怎么能得到保障?
  
  当雨频频光顾荒地时,我最担心的莫过于那些虫鸟的居所问题了。荒地地势较低,雨一来便成一片汪洋,雨滴垂落,溅起一个又一个水花。矮小一些的草根荆棘俱被湮没,唯有一层层颜色不一的荒草露出头顶,水面上飘着一层枯枝败叶。这时候,我很想为荒地撑一把偌大的伞,庇佑那些微小的生命,让它们不至于被雨水淋得透湿,不至于在雨的沁泡中止住了呼吸。
  
  当夜幕低垂,星残月隐时,我很想从荒地间穿过,染一袭清风静月,吟一阕虫鸟草根,做一回自在惬意的夜行人。可盘算良久,最终还是望而却步,未能如愿。
  
  四
  
  经常会看到孩子们在荒地里嬉闹玩耍的身影,也许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冒险家。当然一般都是穿着比较破旧,也不如城里孩子干净,算来该是那些工棚里五湖四海的后代。他们没有成堆的电动玩具,也没有可以换无数套名贵衣服的洋娃娃。没有整天被逼着去参加的各种培训班,也没有只能呆在房间或小区花园不得随意乱跑的指令。
  
  他们是最的一群,他们是最地一群,他们是最原始最天真的一群。只要你听到他们那种发自内心地欢笑,你会不自觉地受到感染,嘴角上扬,出声。你会觉得这世上还有一份真实的纯朴和天真,一份久违的野性和灵性。
  
  他们常常拿根棍子或旧扫把当做武器,石子和泥块也可以暂时聊以自卫。他们毫无顾忌,毫不畏惧地在荒地之间来回穿越。一丛丛野草唰地被分开,又在身后迅速合拢,一蓬展颜的花簇,在他们的脚下变脸作色,但立刻又恢复了平静,就连荆棘上的黑刺都为他们变软变轻。
  
  高低错落的草丛是天然的屏障,如果不是站在楼上,根本就找不到他们武汉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的踪影,因此他们热衷于玩野战游戏。我常常饶有兴致地看着,一群小孩子是怎样充分利用自己的群体智慧,巧妙地和对方周旋,如何取得最后的胜利。我注意到,对面阳台有个孩子跟我一样,满脸艳羡地感受着荒地间最饱满最生动的欢乐。然而,他亦如我一般,仅仅是观望,仅仅是憧憬,仅仅是一个人不无落寞地想象着,终于还是不能融入其中。
  
  有时候听到他们肆无忌惮地笑闹和惊叫,探头看去,却是他们穿过荒地时,惊起一两只睡懒觉的野猫,惊慌失措地乱窜,而孩子们在后面追着跑。或是发现一窝雀鸟而大呼小叫,调皮一点的会捧起一两只端详,胆小一点的会咯咯笑着,仰脸仔细观望。我深恐这些孩子会毁了鸟巢,毁了鸟儿赖以庇佑赖以生存的温暖的小窝,内心不免着急和焦虑起来。
  
  但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孩子们看够了,闹够了,小心翼翼地放下,从哪里来,还笑闹着回哪里去。我长舒一口气,为孩子们那份细小的童真和纯净所感动,为他们那份自觉呵护小生命的举措而感动。无疑,他们才是最了解这块荒地的,他们熟知和洞悉着荒地的一切,所以他们才是这块荒地的主人。
  
  妈妈知道我每天眺望,知道我对那块荒地情有独钟,每每适时地递上一杯水或是默默地陪住我,谈着关于那里的一切,包括欢笑,包括,包括生命,包括困惑,包括感动。只是这一次,妈妈不无忧郁地说:“下个月那里就会被开发成一个新的楼盘,已经开始招标了。”
  
  是么?我愕然,然而又是意料之中的事。我知道,这块荒地迟早有一天会被精明的开发商看中,迟早有一天会失去它本来的颜色。只是,以后当我远眺的时候,我的眼里除了看到灰暗逼仄的,装潢精美的楼盘和硬冷的水泥路面,如织的人流和车流之外,还能看到什么?
  
  那么,那些细小的生命该去哪里寻找一个避风的港湾?那些天真的孩童该去哪里放飞他们无忧无虑的快乐?而我,一颗浮躁驿动的心又该去哪里安放祥和宁静?也许,那些美好从此以后只会在梦里梦外留存,从此,成为心底那段永不凋落的记忆。

[:]

上一篇:如若只是一个故事

下一篇:轻吟思念的天籁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